来吧吃香蕉巴西世界杯最佳形象广告

2022年8月3日 by 没有评论

数据)捡起香蕉,满不在乎地咬了一大口吃掉,就这样举重若轻地,掀起了反种族歧视的“香蕉运动”。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4月27日,巴萨(官方微博)客场对阵比利亚()雷亚尔,巴西后卫阿尔维斯四两拨千斤,以吃香蕉的方式回应情歌球场的种族歧视)

上赛季客场对皇马(官方微博数据),阿尔维斯在遭到皇马球迷种族歧视攻击后曾建议对有种族攻击行为的球迷罚款一千或者两千欧元,没想到现在的惩罚要严重得多,那位冲他扔香蕉的比利亚雷亚尔球迷被自己的俱乐部终身禁止再踏入情歌球场!这哥们万万没想到,他的愚举促成了巴西世界杯的最佳形象广告。

有一本《世界文学》杂志编选的“地理小说集萃”,名为《再见了,马拉卡纳》,冲着这书名我就买了,但显然上当了,那是巴西末流作家的末流短篇,它跟书中其他名篇比如皮兰德娄的《西西里柠檬》的差距,就像我和加林查球技上的差距。

小说主人公隐约可见加林查的影子,虽然这篇小说完全对不起马拉卡纳的美名,但有一个有趣的细节:落魄潦倒的球星在医院病房,有一只猴子相伴,而这只猴子还是从另一个病友那儿借来的。或许作者只是想渲染这位球星的寂寞惨淡,但这个小小的魔幻现实主义情节(巴西的医院真的有猴子作为宠物陪伴病人吗?),却是巴西足球乃至巴西文化的启示录般的情境猴子与人和平共处。

猴子原本就是南美印第安人的宠物,乃至日常生活的好帮手。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里有一张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拍的照片:一只小猴子爬在一位漂亮的印第安少女的头上。而在那个年代,整个白人的世界,包括巴西的白人阶层,对印第安人和非洲黑奴及其后代,包括混血的后代,视为劣等种族,甚至是介乎人与猴子之间的物种。只有在足球和音乐领域,这种种族歧视和排斥稍有缓解,因为足球和音乐是黑人以及混血人种的拿手好戏。

1921年在阿根廷举办的南美足球冠军杯赛上,巴西总统曾经拒绝批准黑人代表巴西上场参赛,当时的球星黑白混血儿卡洛斯-阿尔贝托每次上场前都要用大米粉涂在脸上遮盖肤色,而用各种“美容化妆术”把自己由黑变白,则更是艺人的日常作业。但到了1930年代,随着巴西队逐步在世界杯舞台上确立自己的地位,巴西足球成了种族团结的大熔炉。

这一次,巴西总统罗塞夫不失时机地赞美阿尔维斯的举动,而吃香蕉则成为世界各国各种种族肤色的球员乃至教练这几天在社交平台上的招牌动作。有趣的是,连曾经涉嫌对埃弗拉使用种族歧视语言的苏亚雷斯也第一时间吃香蕉声援。巴萨以及耐克等品牌,都可以考虑兜售这个时尚符号了,比安迪沃霍尔为地下丝绒乐队唱片设计的著名香蕉logo更进一步将香蕉皮剥开。

瓜迪奥拉盛赞阿尔维斯:“他是一个超级有趣、鬼点子挺多的家伙,那些妄图伤害他的问题,他都能通过很有意思的方式将其解决,如今他的解决方案彰显素养。”不过,“彰显素养与文明”这么文绉绉的话,可不是巴西人擅长的。阿尔维斯只是说:“我不知道这是谁干的,但不管是谁,还是要谢谢他扔这根香蕉进来,这给我补充了能量,让我传了两次中,也带来了进球。我爸爸总是说:‘多吃香蕉不会抽筋。’”事后他老爸果然也在社交平台上狂吃香蕉。

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随之也发表了义正词严的反种族歧视宣言。我邮箱则收到巴萨俱乐部给媒体的关于此事的一封官方声明声明中并没有提到香蕉。我的意思是,欧洲人还是太煞有介事太苦大仇深,也太八股了,他们只知道“正面宣传”,贴标语,喊口号,发宣言,这是一种收效甚微的运动。而另一种方式则是对抗,例如巴洛特利,以及巴萨时期的埃托奥,都曾经不惜以退场抗议虽然都被裁判和球员劝阻有些足坛人士支持球员退赛,但更多人认为退赛反而助长了种族歧视者的气焰。

阿尔维斯提供了第三种方式,超越了正反二元对立,用游戏的方式来化解,幽默,果然是最强大的武器。他直接颠覆和消解了“扔香蕉”这个行为的符号意义。而他的好基友内马尔(微博)是这场香蕉运动的最大推手,他发了一张照片,自己吃香蕉,儿子卢卡则抱着一个巨大的香蕉玩具,内马尔进一步昂然宣称:“我们都是猴子,我们都是一样的。”内马尔又直接颠覆和消解了加在无辜的人和无辜的猴子身上的双重歧视意味。

这就是为什么罗伯托卡洛斯会盛赞内马尔具有伟大的性格。伟大的性格不仅仅是剑拔弩张,而是二两拨千斤,百炼钢成绕指柔,用笑,来取代怒。在去年联合会杯上,针对冲他说脏话的乌拉圭球员,他报之以一个飞吻。

巴萨球员在这场比赛中强忍前主帅比拉诺瓦去世的巨大悲痛,显示了勇气,当然还有运气,阿尔维斯的表现和全队一样很一般,但他吃了大半个香蕉,制造了对手的两个乌龙,他把一场足球比赛,变成了自己的一件小小的艺术杰作在悲剧的祭坛上,用喜剧的方式完成救赎。

而这就是为什么列维斯特劳斯会如此推崇巴西传统文化,那儿有一种富余野性活力的日常生活仪式感(阿尔维斯捡起香蕉,剥皮,吃掉,一个种族歧视的经典符号在一个祭坛足球场被轻易剥离,弃置)。在他眼里那还是一种“去古未远”的令人亲切的文明,人类和植物动物的关系并没有像在西方文明那样,人类过早获得对自然的绝对统治,并建立了森严的等级制(内马尔宣称“我们都是猴子,我们都一样”)。

既然中国有那么多巴迷,那我也不妨谈谈中国某些人的种族歧视吧。吾国维新圣人康有为在游历美利坚之后,对黑人曾有一段经典描述“然黑人之身,腥不可闻……故大同之世,白人黄人,才能形状,相去不远,可以平等。其黑人之形状也,铁面银牙,斜颔若猪,直视如牛,满胸长毛,手足深黑,蠢若羊豕,望之生畏。”我在网上搜寻这段原话的时候,赫然见到不少种族主义言论,仅举一例,有位仁兄有此高论,和当年康有为建议给黑人吃药以绝其种的观点颇有一脉相承之处:

“广州,上海,宁波现在有黑人群很多人觉得不可怕,大量混血黑人拉低黄种人智商,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可怕了, 别扯奥巴马,他才多少黑人血统? 看看现实整体黑人理解力如何,现在美国纯粹靠和白人混血, 黑人血统越少的越好, 如果中国遍地黑黄混血的时候,智商潜力下降,美国永远也不会再说了。”

而中国赛场的种族主义与地域歧视言行,远远没有得到重视。去年足协杯半决赛在工体,国安球迷曾指着恒大球迷的看台高喊着“猴子”“猴子”,并在看台上传递着一个毛绒玩具猴,还有球迷把香蕉扔来扔去。同样是北京球迷,在今年cba总决赛北京队对新疆队的比赛上,也不乏种族主义言行,而新疆球员也以不雅动作予以回击。当然,主管部门对此装瞎装聋。

(资料图:2014年3月28日,CBA总决赛第五场,新疆后卫西热力江(微博)疑似“打伞”回应部分北京球迷的挑衅)

扔一个香蕉得到的惩罚是终身不得再进自己支持球队的球场。而洛杉矶快船老板斯特林的种族主义言论得到的惩罚是终身禁赛加250万美元的罚款。

吾国固然离阿尔维斯和内马尔的境界较远,但离国际足联和nba,似乎也很不近。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